饭团纸

渣渣渣。

安利一下荀彧

競日孤鸣-琦为罗生:

三国文件夹:



上学的时候,圣贤书我是读不进去的。心虽然野但人特别怂,某人就专拣些志怪传奇来胡说八道。某日他讲红拂夜奔,讲完忽然说:“你知道荀彧么?”然后就都笑了,因为这实在太胡说,这胡说又太浪漫了。




这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年,我刚才看军事联盟的片花时又想起来了,忍不住又想笑。




我之前和范炜婷讨论过,说人的口味是有一致性的。每次回头看我吃的这几口,实在又无法反驳。想起来之前科普过五黑框,于是再科普一下常刷的曹荀梗,至少不应当只有我一个人间歇性神经病,痛哭是要抱头才痛快的。




一、




秉持着颜控主义者的自我修养,我决定把这个观点放在安利的最初:




【荀彧这个人特!别!美!】




在颜即正义的魏晋时代,荀彧作为大魏全民男神之一,长相出众,身高出众,和他人格魅力爆表的主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共同成就了你魏颜值区间的两个极值。并且目测不是那种英武的长相,应当是更偏近柔美型。




当时某祢姓先锋艺术家裸奔骂人,骂来骂去也只能承认,曹操你那儿一群混蛋草包,也就荀彧端庄好看,能借这张脸去给人吊丧,由此可见一斑。




美就算了,还熏香。




荀彧这个人爱熏香是很有名的,说他去别人家坐坐,席子上的香气三日不散。以古代的留香技术,我觉得这话里夸张的成分很多。不过上次吴磊和我说过话之后,我脑袋里响了半个多月他的笑声,我又觉得没什么夸张了。




如果荀彧能活到今天,我觉得他多半是一支Quercus用大半辈子,端庄温柔,冰清玉洁;到死忽转De profondi,我和回忆的快乐间的罅隙不亚于我和现实的快乐间的距离,雨后泥泞的土地上,死掉的紫罗兰,还没有来得及枯萎。至于某人说Quercus十足皮相高级的伪君子,那都是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的废话了。




熏香在他们那个时候是非常费钱的爱好——现在,感谢工业化——这成为了一种平民的享受。曹老板是个除了美人和名将以外没有任何爱好的老实人,曾经出过一个禁香令,说浪费钱,不利于建立节约型社会。




这个禁香令是什么时候推行的,我考据不到了。推测至少曹操死前是没有的,不然你让姬妾们分的是谁的香?那就很有意思了,荀彧死前禁香,那荀彧这香来得蹊跷;荀彧死后禁香,末了又开放了,你儿子孙子还都是喜欢熏香的——我说,荀彧的香具最后给谁了?【又是胡说!】




有一个轶事,说曹操长得不好,接见外宾怕没有面子,就找了崔琰接替他。结果被外宾说:“魏王雅望非常,然床头捉刀人,此乃英雄也。”




我问说:“你说为什么不找荀彧?荀彧也好看。”




“可能不威严,不足以震慑匈奴。”




“崔季珪也未见得很威严。”我说,“我觉得可能是荀彧太香吧,一闻就知道是他。”




“匈奴不懂这个。”




“万一懂呢?魏王身上带着令君的香气,对声名不好。”




“我觉得匈奴不管名声,但惹得戎敌来抢倒是有可能。”




然后又是一通大笑,又说起别的事。过了几天,我下楼的时候忽然想起来,就滚了下去,膝盖头上磕了一个洞,现在还有一个指甲盖一般大的疤。




“我那天忽然想起来为什么了。”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不找荀彧替他。”




“为什么?”




“容止里面,他已经是魏王了。”




三国志里荀彧传里,陈寿的那一笔实在算得居心叵测。




写荀彧五十岁,忧郁而死。第二年,曹操进封魏公。




秃头秃脑的一句话,真是亭亭如盖的一颗枇杷树。




二、




说回到红拂夜奔的故事。




那时候我们说红拂夜奔,现在我说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套路这种东西,要与时俱进。




历史上并没有具体记载他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一个情况,但是比对两人的传记,能有个大概的时间线。




十八路诸侯讨董,互相侵夺,其中只有三个人是真心要讨董卓的,分别是曹操、孙坚和刘备,当然,刘备很快就被打得七零八落了,也没有留下什么建设性的战果。孙坚江东之虎,打得董卓都求亲求和。江东子弟,除却打不死的铁骨以外,还有好皮相,当然不能便宜了董贼——这是又说远了。




而羽翼未丰的曹老板,则在十八路诸侯面前,留下一段至今我仍然认为撩妹撩汉top 10的名句:“诸君北面,我自西向。”




如果只是逞匹夫之勇,这话也足够漂亮了。更何况,还附带一段秒杀全场的政治分析。




当时袁绍的脑子进了港大学生会餐厅的烧味汁,想出了被嫡子袁术讥讽为小老婆生的主意:另立,我猜想是当时琉球爸爸还未被发现,不然也是要哭天抢地地归台的。




那时候袁绍还和千年后的江南一样,拿着个公章在曹操面前晃来晃去,劝他和他一起做个开国功臣。曹操表示董卓挟持天子,烧毁国都,国人尽知,我们会合大众,兴举义兵,远近无不响应,这是因为我们的行动是正义的。现在皇帝年纪幼小,被奸臣董卓控制着,还没有象昌邑王那样的破坏汉家制度的过错,如果一旦加以废除,天下有谁能够心安呢?”




这话不仅漂亮,而且政治眼光毒辣,可惜袁绍是个草包。




接着就是“诸君北面(朝见皇帝),我自西向(讨伐董贼)”。




这别说少年不识爱恨了,就是历经几十年人生沧桑,也得是一生最心动啊!




袁绍当时对于和这个自己一起偷花跳板打枣的小伙伴大概也是非常的同情,漂亮的小少爷心里多半充满了记得当时年纪小,梦里花落知多少的惆怅吧,也没有生曹操的气,忙着和韩馥勾心斗角。




而发生这一切的时候,荀彧站在边上,静静地看着一切。




荀氏是颍川名门,荀彧这个人,从来就代表着颍川士子的人心向背。他不是一个因为一番豪言就动容的人,他在观望。




其后,袁绍计夺韩馥之地,得到了荀彧,将他奉为上宾。在这期间,荀彧一边看漂亮的袁绍和他的兄弟勾心斗角豪门恩怨二三事,一边收到曹操寡不敌众,自己也被流矢所伤的消息。




我们并不知道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只知道这一年,荀彧离开了天下势力最强的袁绍,千里迢迢,奔负一个未知的命运。某人握他的手,说,我的子房呀。




三、




说荀彧是张良,其实是不靠谱的。




这个人的作用应该是张良+萧何,然而他和张良与萧何的风格又不一样。我之前和某人说缥缈录的原型,不知道为什么,说起白毅像他,息衍像谢安,现在回头想,是有道理的,但这四人中又有写微妙的共通——只是我打死不认那一点儿共通是铁甲依然,天驱不死——铁甲早就锈蚀了。




贾诩和荀彧都是看人看事非常准的,但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贾诩眼光毒辣,而荀彧头脑清醒。贾诩擅长明哲保身,荀彧却有奋不顾身的时候。




曹操另一个偷花跳板打枣的小伙伴张邈背叛了他,投奔了吕布,荀彧与夏侯惇留守兖州。郭贡带着几万人来打,荀彧孤身一人出城相迎,夏侯惇要拦,荀彧说,郭贡这个人不认识吕布和张邈,他是来试探,你怕了,他这几万人就攻城了,你不怕,他也就退兵了。于是孤身出城,计定矣。如此一守,就守到了曹操从徐州回来。




可能因为曹老板本身就是非常出色的军事家,所以他那边的谋士风格就更神棍了(逻辑呢!)郭嘉这个家伙,神棍非常,此处不赘言。荀彧的战略眼光还是能摸到一点踪迹的。单是驱虎吞狼一计,就让人惊出一身冷汗。




驱虎吞狼这一计,可算是地狱难度版借刀杀人,难得就是对人心的把握,儿荀彧这里把握的,是刘备、吕布、袁术三人的心思,每次细思,都觉得对人心的把控到了近乎可怕的地步,堂堂正正的阳谋,真是厉害得叫人拍案叫绝。




这个人不仅有谋略,搞内政搞人事也是非常出色的,更难得是他还是一个道德水平非常高的人,所以堪称曹魏阵营很多人心中的白月光。




超长待机司马懿表示:他活了这么多年,没见过贤才能比的上荀彧的人。




曹植巨巨就大手多了,如冰之清,如玉之洁;法而不威,和而不亵,这十六个字,实在是再贴切也没有了。




不过更值得玩味的是阿丕絮絮叨叨的一段,【我丕世界第一可爱!萌吐血!给你们看!】




【后军南征,次曲蠡,尚书令荀彧奉使犒军,见余,谈论之末,彧言:“闻君善左右射,此实难能。”余言执事未睹夫项发口纵,俯马蹄而仰月支也。彧喜笑曰:“乃尔。”余曰:“将有常径,的有常所,虽每发辄中,非至妙也。若夫驰平原,赴丰草,要狡兽,截轻禽,使弓不虚弯,所中必洞,斯则妙矣。”时军祭酒张京在坐,顾彧拊手曰:“善。”】——典论 自序




翻译一下:




【我们后来南征,驻扎在曲蠡,荀彧叔叔来看我们,他看到我,跟我聊天的最后,说:“听说你可以左右开弓,很难得。”我说:“你是没有见过我骑马的时候用脖子发,用嘴拉弓弦,俯仰都能射中!”荀彧叔叔莞尔一笑:“那你很厉害啊!”我说:“熟能生巧嘛!虽然我每一箭都能射中,但这还不是最棒的!到了草原上,飞禽走兽,箭无虚发,每一箭都能射中动的东西,那才厉害呢!”当时的军师祭酒张京也在,看了看荀彧叔叔夸我说:“厉害啊!”】




啊张炮老师!我已经被阿丕萌吐血了!




四、




说起胡说,我觉得我还是说不过易中天巨巨的。




这位巨巨曾经给曹荀配过一首BGM,叫千万次的问。歌词如下。




千万里我追寻着你




可是你却并不在意




你不像是在我梦里




在梦里你是我的唯一




我今生看来注定要独行




热情已被你耗尽




Time and time again




I ask myself




问自己你到底好在哪里




好在哪里




并且在央视大型戏说栏目百家讲坛上深情高歌一曲,少年时期的我惊呆了。




不过,易中天巨巨还有更振聋发聩的一句话。




“我觉得,曹操终其一生没有称帝,可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忘不掉荀彧那双忧郁的眼睛!”




我还能说什么呢?




五、




还是要说点什么的。




最近我真情实感的核心也在这里。魏氏春秋里胡扯了一个空食盒的故事,特别耽美,特别有荀文若文稿断痴情,曹阿瞒泪洒相思地的风格。说曹操最后送了一个空食盒给荀彧,荀彧一看就明白了,然后自尽了。




这个死法特别耽美,但其实不太曹荀。因为荀彧这个人,理想、抱负乃至生死,都不是曹操能左右的。




历史上陈寿惜墨如金地给了三个字“以忧薨”,引发了无数的猜测。




早在我少不更事的初中时光,在某次考试的时候写了一篇作文讥讽关羽伪君子,结果大约碰上了关羽的人蜜,被拎到办公室,我自横刀向天笑地学孔乙己:“是是是,季汉也是汉,编草鞋的汉,怎么能不是汉呢?荀彧就该学关羽,还能骗个生祠呢。”




然后被请了家长,幸好我爹太忙,我妈怕老师,一个人都不去。




后来我和某人说起这件事,说:有点不合时宜啊。我那时候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就问他:说我还是荀彧?




然后就不回答我了,我以为他被我问住了,后来我回头想这句话,小孩子真是残忍,用不合时宜来说荀彧,实在是让人心痛得说不出话来。




曹老板到了后期,政治野心膨胀,渐渐地已经不满足于做一个汉臣了。而曹操阵营,和曹操关系很好但又反对曹操这么做的只有荀彧一个人。




以董昭为首的一批人推举曹操为魏公,去问荀彧的意思,荀彧回复道:“本兴义兵以匡朝宁国,秉忠贞之诚,守退让之实;君子爱人以德,不宜如此。”




荀彧是个能定下驱虎吞狼之策的人,我不信他看不出这后头是曹操试探的意思,但他就是直接地给了答案:不宜如此。




后来的事情也很简单,你不同意,曹操也就没做,后来近乎发配似地让他去劳军,于是荀彧五十岁就忧郁而死了。




六、




我有一段时间,是很喜欢杜牧的。这个人有股刻薄劲,看史眼光毒辣,讥讽起来又不留情面,特别像文言文版王尔德,买了一套樊川文集来看。里面有一篇讲荀彧的,看了十分难过,便生起脑残粉的心,只差撕书说:“你知道他有多努力么!”




前几天回头又看那篇文章,倒不再恨他了。




“荀文若为操画策取兖州,比之高、光不弃关中、河内;官渡不令还许,比楚、汉成皋。凡为筹计比拟,无不以帝王许之,海内付之。事就功毕,欲邀名于汉代,委身之道,可以为忠乎?”




我甚至觉得,荀彧或许能想到的吧。在他忧郁而死之前,他或许能想到吧。这些后人的褒贬猜测,他或许都能推测到的吧,人无非都是这么些人,世道也无非都是这么个世道。他会更加痛苦,还是更加宽慰呢?




某人之前引过司马光的话来开解我,说司马光也认为荀彧的话有悖人情,如倘若他推举曹操做了皇帝,那么他至少能与萧何同等待遇,如果只是为了邀名,那哪里有不想要进封邀名而想杀身要名的呢?实在不合人情!




那如果不为邀名呢?




前几天我和张炮说起他,后来我又回过头想:荀彧是必死的。




这个人不当如我们之前想的那么痛苦——他或许痛苦过吧——毕竟路长而歧,不得相守,但他也是绝不犹豫的。




其实易那句话,不是没有道理。我猜想,荀彧死的那一刻,曹操是能清醒认识到,士是不会死的。所以没有称帝。




如此一来,我竞不知道自己该哭该笑了。










对!!!

三国文件夹:

为什么说军师联盟是近年来最恶心的剧

对于某些人而言,任何婉转曲折的讥讽都荒诞,我就明白地说了。与演员王劲松先生无关,感谢他对这个角色倾注的心血和真情实感,如果不是剧本这么差,【或者说抛开剧本】,他已经是我心中最接近荀彧的影视化形象了。

我所有的恶毒和刻薄都送给编剧掠水惊鸿和总监制吴秀波,衷心希望他们的存在是人类的个例。

1. 荀彧去世后一年,曹操才晋魏公。他这一辈子都不会跪在曹操面前和邪教教徒一样三呼千秋万岁。

2. 荀彧这一辈子都不曾在曹老板立储这个问题上表达任何的态度。
阿丕登基后仍然对荀彧在他少年时对他的一句夸奖的笑语念念不忘。曹植在给荀彧写的诔文中,给出了“如冰之清,如玉之洁;法而不威,和而不亵”的考语。此二人终其一生,都对荀彧尊敬爱重。

3. 袁绍声势最盛的时候,尚且奉荀彧为上卿,而他却愿意千里追随一个刚刚吃了大败仗的将军。因为这个将军当年真正做到了“诸君北面,我自西向”的豪言。从他二十多岁来到曹操身边,兢兢业业,如履薄冰,研精极锐,以抚庶事。彼此信任,彼此扶助,勠力同心地走过了艰难坎坷的岁月,平定了中国北方。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此二人是师友,是同道,是两个待天下清的理想主义者,是两个奋不顾身的行动派。

4. 荀彧的死是一个士大夫的殉道。董昭希望他能作为大臣之首,劝曹老板晋魏公。他说:君子爱人以德,不宜如此。到了最后无可转圜的时候,便忧郁而死。他的死不是为了参与夺嫡,如此幼稚而愚蠢的做法,便是深宫妇人也当知道不可为,一个接受了现代教育的正常人,居然想出如此荒诞的做法,还将其安在荀彧崔琰这些君子的头上,实在可以称得上是下作了。
司马光曾批评杜牧的邀名说:彧不利此而利於杀身以邀名,岂人情乎!杜牧不过作为一个仕途失意的文人,揣测荀彧以死邀名,其内在逻辑还是肯定了他以死相对这一事,只是诛心之论而已。而今日,居然能见到有人认为荀彧和崔琰是为了维护儒家立长之传统,从而自尽身亡,实在是恶毒得无以名状了。

我当然知道有人不相信理想。我当然知道有人愿意沉沦于污泥。我也当然知道有些人从来愿意哗众取宠披着正剧的皮玩资本的雷剧游戏。但我在此之前从来不知道有人可以做得像军师联盟这么恶毒。
为道而死的被污为宅斗,清正不阿的被改成设计,彼此扶持的要写成利用,如此还可吹嘘自己乃是国剧的良心,我竟不知世间有如此险恶的良心!

文艺复兴我还是架不住风大买了,粉质真的一般了吧,价格倒是很大碗,手臂试了下色,糯的那种,准备带出去玩,选择比较多吧。毕竟也就是一个三色眼影的价格😂😂😂,最近买了好多多色眼影盘,陆续repo吧